从年度冠军到暴跌90% 一位私募大佬的陨落之路

投资帮导读:《私募风云》曾援引业内人士的话说:“这更像罗伟广自导自演的一出收购剧。一边跻身上市公司股东取得话语权,一边迅速敲定并购标的并突击入股,对标的进行估值炒作和概念包装后,左手倒右手,转卖上市公司。...

 私募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三五月。刚刚还在踌躇满志谋划着“一级吃饭,二级买单”的罗伟广,恐怕要仔细思量到底谁来买单了。

  曾经沧海

  罗伟广也曾打马御街前,是一颗璀璨的流星:他所掌舵的新价值投资,曾获得2009年阳光私募年度冠军。随后跟多数私募一样,发行了不少产品,但却迅速跌落神坛,直至2012年,新价值旗下的产品包揽业绩倒数20名。

  罗伟广起初颇为青睐成长股、小盘股,看准一个票就重仓介入,净值波动率也大。是风动,还是幡动? 2009年,是成长股的天下,十倍股屡见不鲜,罗伟广也在这期间站到了风口上。

  然而,长年混迹于市场的私募都得承认,很多表现出挑的投资高手,大多只有自己擅长的某一种模式,模式与市场契合了,就一飞冲天。而大多数时候,都是在半死不活地熬着。

  果然,风口一过,泯然众人。例如,罗伟广从2010年第四季度开始豪赌爱施德不料爱股在2012年一季度下跌18.79%,二季度再跌28.97%,无奈忍痛割肉后,爱施德的股价便如脱缰的野马一路狂飙。此外新价值重仓的阳光电源,同样跌得稀里哗啦。

  总的来看,“2010年投了一堆股票,结果在2012年三季度全部完了,产品跌了90%。”罗伟广曾说。

  是的,股市就是这么残酷。不管你看好的理由有多坚定,绝对收益是衡量私募价值的唯一标准,即使你自诩“新价值”也不行。

  举牌凶猛

  回头检点2010年媒体对罗伟广的报道:“罗伟广真正有价值的地方,就是知道在什么时候配置这些股票。我们在这个行业打拼了十多年,知道市场的喜好,知道市场可能过一两个季度会喜欢什么,这个是研究员替代不了的。”“就好像原料都有了,现在就是看什么时候炒什么菜。”对这样的安排,罗伟广似乎胸有成竹。

  常怀敬畏之心。想想去年红极一时的私募一姐,当时某家报社不遗余力的吹捧啊,结果呢,最高点买全通教育去了。拿了大笔投资人的钱后,亏得一塌糊涂,自己回家生孩子去了。

  回到罗伟广的话题,在成长股上栽了几个跟头之后,思路发生了转变,发现举牌小盘股才是王牌正道。当然,意识到这种做法的私募还有很多,所以去年以来的举牌大战尤为激烈。

  从去年下半年以来,罗伟广通过举牌基金潜伏的上市公司达到十余家,包括大东海A、科恒股份、科斯伍德、天兴仪表、南华仪器、杭州高新、金宇车城、天广中茂、新海股份、恒大高新、*ST蓝丰等,同时罗伟广通过两次受让股份,成为金刚玻璃的实际控制人。

  一二级市场联动

  罗伟广在今年3月份曾经剖析过自己的心路历程,关键词是“一级吃饭、二级买单”,“一二级市场联动”。“我以前是做价值投资的,做了这么多年,我们的客户都跑光了,最后盯着并购价值,就是一二级联动,因为包赚不赔,这个基本上是合法的。第二它很稳定,第三是暴利。

  所谓“一二级市场联动”,其实也可以理解为这两年风行一时的市值管理,不管是私募、公募、券商、中介、财经公关、媒体,凡是跟股市沾点边的,都觉得自己有能力来做市值管理。

  怎么做,其实没有一定之规。按照庸俗的理解和做法,二级市场方面,帮助上市公司发研报、利好信息,有的甚至直接收集筹码坐庄,帮助大股东调节股价。一级市场就更简单了,到处搜罗资产装进去,什么热门就找什么。

  所以说,市值管理其实一直游走在灰色区域,搞不好就是操纵市场、操纵股价。君不见,监管层对于市值管理的态度,也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搭桥赣州稀土借壳

  罗伟广着重提及对于“一二级市场联动”,或许也源于赣州稀土借壳威华股份的深刻印象,他在此中扮演了极为关键的角色。

  2013年11月,赣州稀土宣布借壳威华股份,将最热门的对象昌九生化打入冷宫,后者股价连续十个跌停,市场反响极大。

  根据证监会网站后来的披露,2008年以来,威华股份控股股东李某华(即李建华)一直谋划并购转型等事宜。2013年,罗伟广向李建华介绍了赣州稀土拟借壳上市的情况。

  李建华对该项目较为认可。为进一步了解其真实性及具体情况,3月30日,李建华和李某明前往南昌,李建华和罗伟广与据称是赣州市政府指定的选壳具体负责人姚某彪见面。彼时,姚某彪明确表示威华股份是民营企业,又是中小板且盘子大,纵使赣州稀土借壳,威华股份作为选壳对象的可能性都不大。

  大概在4月18至19日,罗伟广电话询问李某明是否愿意参与赣州稀土重组的选壳投标,条件是必须保证迁址和净壳,李某明请示李建华后表示同意参与投标,罗伟广同时说明如果中标可能要及时补充承诺函等相关材料,李建华决定再次前往赣州现场了解实际情况。大概在4月19至20日,李建华和李某明前往赣州,在罗伟广的安排下与姚某彪见面,罗伟广和姚某彪均表示结果尚不清楚,估计中标可能性不大。

  10月30日,威华股份与赣州稀土签署了《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协议》、《盈利预测补偿协议》等相关文件。不过最终结局是,证监会否决了该项重组事宜。

  “类借壳”闯关

  罗伟广近期最为轰动的项目,当属金刚玻璃。去年9月、今年1月,罗伟广掏出5亿元受让了原实控人庄大建11.3%的股份,坐上大股东宝座。

  那边厢,罗伟广突击入股了一家多媒体传输解决方案提供商OMG新加坡公司。万事俱备,金刚玻璃发布重组方案,作价30亿受让OMG新加坡100%股份,并向罗伟广等人发行股票募集6亿元配套资金。

  懂行的朋友知道,创业板公司是不能借壳的。大佬罗伟广当然清楚,所以这个方案精心设计,绕开了借壳雷区。但哪想到,借壳新规出来了,证监会把这方案给否了。

  审核意见为:“申请材料显示,标的公司盈利预测可实现性及评估参数预测合理性披露不充分,不符合《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第四条相关规定。”

  不少私募也对“浙江资本圈(capitalzj)”表示了不理解:罗伟广作为市场中人,为什么会带有如此侥幸的闯关心理?变更实际控制人、变更主营业务,完全构成了借壳。然而,创业板不能借壳是铁律。证监会随后的反馈意见中,也重点关注了是否规避重组上市。

  从方案的实际操作来看,显然也是借鉴了市场上流行的规避手法,进行“切割式重组”。根据方案,金刚玻璃拟发行股份购买资产中罗伟广持有的喜诺科技12.6330%股权,以及纳兰德基金持有的OMG新加坡36%股权的交易价格合计为13.2亿元,占上市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的前一个会计年度资产总额的81.38%,未达到100%的认定标准。

  前路茫茫

  《私募风云》曾援引业内人士的话说:“这更像罗伟广自导自演的一出收购剧。一边跻身上市公司股东取得话语权,一边迅速敲定并购标的并突击入股,对标的进行估值炒作和概念包装后,左手倒右手,转卖上市公司。这未免太急功近利,也会损害上市公司的长远利益”。

  如果说重组新规出台之前,还存在闯关成功的一丝可能性的话,那么现在基本上是大门紧闭了。有人说重组新规正式稿还没出来,君不见多少方案在意见稿出台之后,要么连夜修改,要么主动撤回,要么被否。

  重组方案被否后,金刚玻璃表示将继续推进本次重组的议案。罗伟广在微信朋友圈称:“这是一场马拉松,虽然在半路摔了一跤,但只要资产业绩和前景好,就有能量继续向前,就能跑到终点。”


®投资帮™ | 版权归原作者或出处所有,未注明或有侵犯权益的请联系更正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投资帮 » 从年度冠军到暴跌90% 一位私募大佬的陨落之路
㊣ 本文链接: http://www.tzb.com/info/201608/14713552312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