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踪|“第一狗仔”团队分裂,卓伟“1亿封口费分赃不均”是真的吗?偷拍商业模式出问题了

微信公众号:无冕财经 
海棠枼@广州
投资帮导读:暴露明显隐私博取眼球背后,卓伟的八卦内容变现生意到底做得如何?后院起火,到底是“分账不均”,还是卓伟的窥私欲商业模式出现了问题?...

   致力于提供八卦消息的“中国第一狗仔”卓伟,最近却成了人们口中最大的八卦。

  5月3日,微博账号“新风行工作室”发布了一封致卓伟的辞职信,表示因“工作理念”不同,原风行工作室的摄影师们决定集体辞职,并将成立新的风行工作室继续奋斗在娱乐行业。卓伟随后通过微博回应:“我很好,风行还在,周一见,还有料。”

  据知情人士透露,风行工作室摄影师“确实是大部分都走了,有七成左右。”值得注意的是,“新风行工作室”的微博ID注册于将近一周前的4月27日,也就是说这是一起有计划、有准备的出走事件。

  5月4日,有媒体爆料风行从明星处获得超过1亿元的“封口费”,虽然遭到卓伟一方强烈否认,但有网友甚至猜测,摄影师集体出走有可能是分账不均。

  这也引发了外界对于卓伟的八卦产业的兴趣,他如何靠八卦赚钱?挣了多少钱?摄影师大规模出走,卓伟和他的风行工作室还好吗?

  公司化运营的狗仔团队

  “别人不把狗仔当成一个职业,我把狗仔当成一个职业;别人不把八卦当成事业,我把八卦当成事业。”卓伟曾在接受《新周刊》采访时这样说过。

  2006年11月,卓伟与摄影记者冯科联合成立风行工作室(下文简称“风行”),将通过跟踪、偷拍方式获得的独家娱乐新闻卖给各大媒体,堪称是中国第一个专业的狗仔团队。

  4年后,风行开始公司化运营,成立了以“给平面媒体和网站提供有娱乐价值的图片和视频节目”为口号的北京大风行锐角度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发展着和工作室相似的业务。

  2014年3月,风行因为文章出轨姚笛事件再次名声大震。趁热打铁,10个月后,风行上线APP“全民星探”(后更名为“全明星探”),用户除了浏览新闻外,还可以随时爆料,分享自己拍摄的八卦新闻。与此同时,卓伟则从幕后走到台前,注册ID为“中国第一狗仔卓伟”的新浪微博,如今粉丝已逾700万。

  得益于具备绝对话题性的独家内容,以及众包模式促成的量产方式,风行获得了联创永宣的数百万元天使轮融资,走上狗仔、偷拍规模化的道路。

  文章出轨事件后,卓伟接受《搜狐娱乐》采访时曾透露,风行工作室一共有15人,平均月薪为一万多元,除三名后期人员有正常作息,前方摄影、摄像和司机每周只休息一天,工作七八十个小时。

  如今的风行工作室共有六组人马,每组标配3人:司机、摄影、摄像,有专人负责视频剪辑、配音。其工作流程是六组人马以三个月左右为期,根据后方总指挥轮番上阵蹲点明星。六个组也偶有交叉,比如卓伟会长期派一组人马盯着横店影视城。

  狗仔王宇(化名)接受《腾讯娱乐》采访时表示,风行工作室每年对偷拍的资金投入规模“有800万-1000万左右”。他还提到,明星霍建华、林心如举办婚礼时,卓伟便拿出几万元购买了无人机进行偷拍。

  因为有远高于同行的资金投入,风行工作室的狗仔可以有更好的偷拍器材,可以有随时出国、长久蹲点的充裕经费。而充足的经费则支持狗仔们拍到更独家的内容,反过来又会卖更多的钱。

  实际上,风行的商业模式本质上与其他媒体无异,皆是通过对内容进行整合、制作实现变现,只是相比之下,卓伟的内容输出更具备绝对话题性、稀缺性更强,也更能满足人们的窥私欲。

  矢口否认1亿“封口费”

  直戳痛点却又冒着极大危险的狗仔行业能赚多少钱?对于这个众人关心的问题,卓伟始终没有公开过具体的收入数据。

  《无冕财经》了解到卓伟的狗仔事业版图共分三部分:负责偷拍、采集内容的风行工作室、负责运营的全明星探和直播团队,照片版权交易成为其最主要的收入来源。

  据《界面》报道,风行已经与爱奇艺、搜狐、乐视等众多视频网站、新闻门户合作,每条小料的价格在2000-3000元左右。据悉,风行每个月需提供100篇小料,如此算来,风行月收入最高可达30万元。

  《腾讯娱乐》则在5月4日的文章中援引狗仔李兴(化名)的说法称,卓伟将视频偷拍卖给爱奇艺,收费在一年1000万左右;直播卖给了优酷,一年收入500万左右;图片则卖给搜狐,收入量级也在500万每年;剩下的,卓伟会定期给一些地方纸媒包括港媒。

  值得一提的是,李兴认为风行存在着“灰色收入”,即明星花高价把偷拍买回。“去年风行没公布出来的,被明星买回去的偷拍,应该在一亿两千万左右。”他如此说道。

  关于用偷拍换“封口费”的说法引起卓伟方面强烈反弹,当日下午,“全明星探”发表声明《风行怒了!发严正声明驳斥收上亿“封口费”谣言》称,《腾讯娱乐》一文中的内容捕风捉影,严重失实,尤其是涉及“明星买偷拍”的相关内容纯属凭空捏造,造谣污蔑。卓伟随后转发该声明到朋友圈并评论:“说瞎话不怕嚼了舌头,可耻可恶可笑!”

  此前,卓伟曾向《山东商报》表示,“一个月发出多少条新闻,平台就给多少钱。有时盯谁好几天,最后也只是这几十条里的一条,实际利润就值一两千块钱。”

  两种说法相去甚远,但不可否认的是,作为中国内地唯一一家狗仔公司,卓伟和他的风行工作室受限于国内版权保护现状,并不能像海外同行一样获得丰厚的收入。

  据法国知名狗仔中介公司“X17图片社”副总裁布兰迪·纳瓦尔透露,该公司2009年曝光的章子怡海滩大尺度照片,在第一轮交易中就被卖至海外多个地区,其中,仅在香港一地就卖出了超过300万元的天价。

  而对于外界普遍猜测风行收入的真正大头在于“封口费”一说,卓伟曾在节目上再三否认自己收钱,用人格保证,绝对不会发生“明星用钱买下爆料”的事情。尽管如此,仍然有投资人向自媒体“娱乐资本论”感慨:“风行团队估值圈内风传起码8亿啊。”

  表面上看,虽然风行可能未获得明显的商业盈利,卓伟的狗仔品牌效应却在与日俱增。目前,北京大风行锐角度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规模已经扩大,相关联企业多达6家,卓伟自己管理运营的公司就有3家。

  八卦内容变现模式隐忧

  成立11年,风行工作室爆出过许多爆炸性八卦,占据着圈内第一把交椅,但隐忧也随之而来。

  后起之秀“名侦探赵五儿”一上来便是“朝阳第一侦探”,生猛劲儿不亚于卓伟的“中国第一狗仔”,同时,卓伟带出的不少徒弟都成了狗仔主力。此外,狗仔江湖竞争者也不少,“光北京就还有好几家”。

  同时,娱乐八卦类创业项目获得资本越来越多的关注。“关爱八卦成长协会”成立不到一年拿下1000万人民币A轮融资,估值1个亿;娱乐八卦类APP“橘子娱乐”累计完成约1.5亿人民币融资,投资方包括知名投资机构经纬中国真格基金银泰资本等。

  面对茁壮成长的竞争对手,卓伟曾表示“我对自己有自信”,如今看来或许是无暇顾及。从最早只拍明星八卦到不断推出新的产品,微博、微信、直播全面开花,卓伟的身份复杂了,在八卦界的声望和口碑似乎也开始明显下滑。

  尤其是2016年以来,多次重大的八卦事件,卓伟都没能拍到。刘恺威疑似出轨王鸥的对剧本事件,遭到当事双方极力否认,后因没有抓到实质性的镜头不了了之。最近的“12年大料”白百何泰国密会男模一事,卓伟坚称的“出轨”被白百何夫妻两人的“多年前已协议离婚”声明扭转了舆论方向,颇有些掉坑里的味道。

  而后,卓伟忙着上微博做问答,其回答的Angelababy代孕、胡歌国外有情况、鹿晗隐婚生子等八卦,因为没有“实锤”相继接到了明星们的声明甚至起诉。而鹿晗也在媒体采访中怒怼:“某些人,论说瞎话,我承认你是中国第一,这点我认了。再胡说就给你嘴巴上锁!”。

  此次的风行工作室后院起火一事更是把卓伟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根据《新京报》报道,出走的摄影团队认为卓伟在微博上的高频互动,将料消耗的太快了,而且有些并不是拍到的。明星应对狗仔的手段确实越发丰富,爆炸性的、独家的娱乐八卦愈发难获取。

  没有证据,爆料只能沦为谣言,但更基本的是,这种建立在窥私欲之上的娱乐八卦内容变现模式究竟能维持多久,尚要打个问号。


®投资帮™ | 版权归原作者或出处所有,未注明或有侵犯权益的请联系更正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投资帮 » 追踪|“第一狗仔”团队分裂,卓伟“1亿封口费分赃不均”是真的吗?偷拍商业模式出问题了
㊣ 本文链接: http://www.tzb.com/info/201705/149403616334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