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了16亿,首富造了一个小镇,结果……

中国企业家网
田甜
投资帮导读:王健林投入16亿元的丹寨实验,能否趟出一条扶贫新路?...

 640.webp (2)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万达在丹寨经营的利润一分都不要带走。”

“中国最年轻的县长”徐刘蔚诉求直截了当。王健林对答,利润留下没问题,但必须保证所有利润都用到扶贫,给出具体的脱贫进度和数字表。“如果不能保证,那不如我每年固定给你5个亿,你自己去分得了!”

不久前,王健林怼贵州丹寨县县长徐刘蔚的视频在微博上热转,舆论风口中的王健林和近半年内火起来的网红旅游小镇丹寨再度受到关注。丹寨县政府声明,这是2014年12月的一次内部工作会议,属于不设禁区地探讨如何转移支付万达在丹寨的投资利润,视频掐头去尾,存在明显的拼接痕迹。

事实上,“5个亿”成为后来万达在丹寨设立扶贫基金的雏形。

2014年,国务院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动员社会各方面力量参与扶贫开发的意见》,其中倡导民营企业扶贫以及深化定点扶贫工作。

几家大的民营企业都把创新扶贫作为其在企业社会责任领域开辟的新疆域。万达、恒大分别在贵州丹寨、大方包县扶贫;马云宣布阿里巴巴成立脱贫基金,未来五年将投入100亿元到乡村振兴计划中;刘强东除了在老家宿迁建客服中心,解决老乡就业,前不久还出任了河北一个贫困村的名誉村长。

2014年12月,王健林与丹寨县政府签下10亿元扶贫协议。当年公布的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单,王健林以151亿美元净资产成为中国内地首富。

王健林想为企业扶贫模式输出样本。“中国有成千上万家企业,贫困县还不到600个。”王健林曾说。

万达包县扶贫实验成功吗?

今天我们看到王健林在贵州丹寨的扶贫模式,包括3亿元办一所职业技术学院,8亿元建一座旅游小镇,5亿元设立一只丹寨扶贫专项基金。

640.webp (3)

王健林走访丹寨贫困户(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截至2017年9月29日万达职业技术学院开学,三大项目都进入落地运营阶段,总投资额已追加到16亿元。

2018年1月上旬,本刊记者来到丹寨。县城的老街上,行人稀稀疏疏,一个穿蓝棉袄的中年男人搬了个小马扎坐在拉货车旁,旁边树枝上挂了块红牌子,上面写着“卖炭,1.6元一斤”。街道狭长而又突兀不平,棕红色的砖头裸露在墙体外。

县城往东2公里处即丹寨万达小镇,开业至今才半年多。万达来到丹寨以前,这里是东湖岸边的一块荒地。如今,仿木建筑依次排开,苗族侗族风格浓郁。镇中是鼓楼,这是为了遵从当地风俗而建,每个苗寨都有一座鼓楼。长1公里多的街道上,有古法造纸、苗医苗药、蜡染、鸟笼等当地特色内容,有的是非物质文化遗产。

43岁的苗族妇女杨而报浪指甲里透着洗不掉的蓝色。她是丹寨万达小镇上一家名为“欧报浪蜡染体验馆”的老板,还入选了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名录。六七年前杨而报浪曾在老家村里办过一家蜡染合作社,没有成功。丹寨小镇招商时,她想,小镇上开店应该能面向更多客户,于是争取到一家两层楼的店铺。

640.webp (4)

杨而报浪在丹寨小镇经营一家蜡染体验馆(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丹寨旅游小镇现由万达商管公司运营,万达商管免去了杨而报浪的房租。因为丹寨县距离贵阳有2个多小时车程,没有机场,至今还不通高铁,县城只有3万多人,经营丹寨旅游小镇,不可能以日常零售来拉动消费。万达希望将丹寨小镇打造成民族文化体验街,吸引更多有当地特色的店铺。

万达商管公司是万达集团旗下的核心子公司,也是全国各大城市大型购物中心万达广场的管理方。外来的企业管理理念打破了小镇原有的稳定结构,各种新矛盾在这一过程中凸显。

每天早上8点半之前,商管人员在微信群招呼一声:大家到锦鸡广场集合开晨会。有的店主接连几天生意不好,抵触开晨会,还抱怨每天说的就是消防、卫生那点事。有一名女店主曾把脚架到另一把椅子上,低头玩游戏。

当地开店的人习惯了在门口摆一张带有抽屉的长桌,一来方便收钱,还可以招徕顾客。万达商管公司有专门的工作人员监督不按时营业、门口揽生意等情况,并对相关商户处以警告罚款。2017年12月23日这天,一名店主在微信群发照片“举报”对面门店:这边空无一人,客人们都被小商贩吸引到那边去了。他不满意商管人员的回复,进一步说:我要摆的时候别来管我就行。

在万达集团高级总裁助理兼企业文化中心总经理刘明胜看来,万达商管对丹寨小镇实行企业化管理,是在经营丹寨小镇的品牌。万达商管还规定,所有拉货车必须在每天开业时间前进入小镇,所有商品不能随意提价,“游客被坑一次,就再也不来了”。现阶段只能通过纪律约束,渐渐养成一个人的习惯。

据慧云智能旅游管理系统与电信、联通、移动合作统计分析,从2017年7月3日丹寨小镇开业到11月30日,其游客构成中,省内游客占52.7%。据丹寨小镇一名店主观察,相当一部分游客就住附近,每月进小镇三次以上,有时是来跳舞,有时只是来小镇逛一圈,他们没有购买力。

朵往颂是丹寨当地一家农业专业合作社,在丹寨小镇设有专卖店。刚开业时,店内除了卖特色农产品,还经营小吃,共有6名工作人员。朵往颂创始人王明浪说,现在淡季生意不好,他只好将小吃停掉,只留下一人看店。

为了吸引有购买力的人流,万达利用其遍布全国各大城市的营销渠道,宣传“游丹寨就是扶贫”。2017年7月1日起,这则公益广告登陆央视各大频道,10天内刊播了近500次。

线下,万达利用其企业优势,为丹寨小镇签约了131家旅行社,上线了202条旅行线路。万达还策划了民族舞大赛海选、祭尤节、跨年音乐会等结合节日与当地特色的活动。

“先把丹寨小镇炒热。”丹寨县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洪萍说。

1月11日这天傍晚,丹寨小镇锦鸡广场燃起了一把篝火,穿着民族服饰的青年男女围火跳起了锦鸡舞。还在镇上的游客几乎都被吸引来了,围成了一百多人的大圈。

刘明胜强调万达带来了“淡季营销”的新理念,到了淡季贵州其他旅游景点都放假了,万达要把游客吸引到丹寨小镇,最好还能留下来多住几天。

中国旅游研究院发布的《丹寨旅游扶贫报告》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月3日,丹寨小镇运营半年来日均接待人流量1.65万人次。淡季留宿游客与之形成了鲜明对照。

不可否认,目前丹寨小镇的运营离不开万达的渠道和品牌输出。按照最初规划,万达商管公司对旅游小镇的扶持期为三年。丹寨县曾表示,只有三年可能还难以接手,王健林同意,等丹寨小镇盈利了再交给当地政府。

“我们尽量在三到五年内培育出丹寨小镇的品牌,让它离开万达也能独立运作。”刘明胜说。

选择丹寨

“包县扶贫”的思路,最早是由王健林提出的。

640.webp (5)

万达出资5亿元设立丹寨扶贫基金,对贫困户起到“兜底”作用(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2014年全国社会扶贫工作座谈会期间,王健林主动向国务院扶贫办主任刘永富提议,万达想尝试“企业包县,整体脱贫”。

在经济学家马光远看来,企业将贫困县作为一个整体项目调研规划,最后落实扶贫方案,这一点与商业项目管理异曲同工。

国务院扶贫办向万达推荐了贵州和甘肃,王健林认为前者更具代表性。不过在具体到县时,丹寨最初并不在候选名单之列。

到2013年年底,丹寨县还有5.13万贫困人口。从贵州各县来看,丹寨贫困人口不算最多。其中80%以上都分散居住在深山区,以小农式的养猪种菜作为主要生计,整个丹寨县也没有上规模的支柱产业。2015年丹寨《政府工作报告》显示,1988年以来,先后有八任贵州省省长把丹寨作为扶贫联系县,但贫困帽就是难以摘除。

万达要来贵州扶贫,各县都想抓住这难得的机遇。2014年9月,万达集团党委书记高茜和国务院扶贫办开发指导司副司长周宏文等人带队组成调研组,对贵州的8个候选县进行考察。

丹寨得知消息后立即向贵州省扶贫办汇报,请扶贫办协调,邀请调研组也来丹寨走一走。丹寨还派人到邻县“截住”考察团,高茜、周宏文等人才临时改变行程。

调研组走访了丹寨黑毛猪养殖基地、蓝莓种植基地等特色产业,他们还想了解更详尽的资料。送走调研组后,时任丹寨县委书记侯美传召集工作人员连夜赶材料,第二天开车送到正在其他候选县考察的高茜手中。

这种诚意给万达高管留下深刻的印象。刘明胜告诉《中国企业家》,万达如何选择对口扶贫县?一看贫困程度如何,二看这个县有无特色产业,还要看领导班子是不是有干劲。

丹寨县急切盼望万达到来。

在初步确定丹寨为万达帮扶县后,丹寨县委买了15套关于万达的书分给涉及扶贫工作的相关部门,进一步研究万达有哪些核心资源和工作方式。县委书记还要求写材料的工作人员根据万达的工作方式准备PPT汇报材料。

县委书记带队去万达总部那天,汇报组携带了两大纸箱子资料和特色农产品。一伙人坐火车进京,既兴奋又紧张,到了晚上躺在卧铺上辗转反侧。最后他们索性到餐车集中,对项目资料进行再次检查和修改。

在北京万达举行的汇报会上,王健林现场拍板确定扶贫意向。2014年12月1日,万达集团与丹寨县在贵阳签署了10亿元扶贫协议。

第二天,王健林到丹寨考察。这一消息早就在丹寨炸开了锅,王健林所到之处,竖起了多块写有“万达改变丹寨”“助丹寨腾飞”等红色标语的牌子。

找到脱贫最关键的“点”

10亿元扶贫协议主要包含三部分。第一,建设30万头规模的黑毛猪扩繁厂、屠宰加工厂和20万吨规模的饲料加工厂,此外还要建设万吨规模的硒锌茶叶加工厂,对农户种植的硒锌茶叶进行订单收购;第二,建立职业技术学院,以招收丹寨籍学生为主;第三,每年招聘1万名工人,到万达战略合作伙伴旗下的施工企业务工。万达还将成立专门的销售公司,利用其遍布全国的万达广场及合作的大型零售网点,把在丹寨深加工的农产品销往全国。

640.webp (6)

成立万达职业技术学院,做到“一人入学,全家脱贫”(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我们的目标是用5年时间,使丹寨人均收入翻番,实现整县脱贫。”扶贫协议签署仪式上,王健林信心满满。

但项目落地前,还需要经过一轮专家论证。2015年年初,万达组成了由企业高管牵头,包括中国农科院畜牧研究所、中国茶叶研究所、中国农业大学、中国肉研中心等国内顶尖农业机构专家在内的项目组,对丹寨的扶贫产业项目进行可行性论证。

比如养猪,要具体到猪肉卖哪里去、冷链物流成本、成立企业后每一个人工的成本等。刘明胜告诉《中国企业家》,万达看重这些产业项目必须一定时限内盈利,盈利才能分红,惠及贫困人口。

2015年3月,项目组反馈,养猪对环保压力大,而且丹寨农民养猪多为散养,难以形成规模。项目组还考察了国内几家大型养猪企业,基本都是一年挣一年赔,十年下来是个零。万达决定放弃养猪项目。

丹寨茶树生长海拔高,富含硒锌,是当地特色产业。刘明胜说,当时万达已准备在全国招聘茶叶公司总经理,谈的条件中最重要一项是一年之内必须盈利。

一名茶企业老板说:“你们招不到人,茶企业能在三年内盈利都是奇迹了。”山水传承茶叶有限公司总裁刘殿兴估算,如果单靠种茶带动丹寨所有的贫困户,至少需要20万亩茶林,整个丹寨的茶林总共只有5万多亩。

万达还派出招聘团队赴丹寨招工人,最后只招来3000人。能出去打工的青壮年劳动力早就离开丹寨了。

整个2015年大半年,丹寨扶贫项目没有太多实质性进展。面对当时的质疑,万达对外说:“我们是在认认真真搞调研。”

扶贫思路出现大调整,是在国家审计署将丹寨确定为定点帮扶县以后。各政府部门都设有专项扶贫资金,但只能专款专用,条块分明,审计署能将这些资金整合到一起,集中做几件事。此外,建丹寨旅游小镇也与审计署直接相关。

丹寨县政府对部分深山老林里的村庄实行易地搬迁,在县城为农民提供安置房。有的农民住不习惯,又迁回了大山里。时任国家审计署审计长刘家义在丹寨调研时看到这个现象,原来,农民住山里还能在自家门前地上种菜养猪,到了县城他们没工作。刘家义得知万达在丹寨搞扶贫,他找到王健林,建议万达的扶贫项目应当考虑增加当地贫困人口就业。

经过调整,王健林将建旅游小镇作为产业扶贫的重头。旅游业带动性强,只要游客达到一定规模,自然可以带动餐饮、住宿、交通、旅游产品等多个行业发展,解决就业问题。

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教授李小云认为,单一的产业扶贫措施存在一大悖论,它难以覆盖所有贫困户,利润常常被有实力的外部公司和当地能人攫取。

万达出资5亿元设立扶贫基金,由万达投资公司理财,每年保底5000万元收益,重点惠及鳏寡孤独及重残等特殊困难人口。产业扶贫需要中长期才见效,2020年脱贫时间表正步步逼近,扶贫基金起到了普惠作用,也使得脱贫效果立竿见影。

万达在丹寨扶贫几乎是举全集团之力,拿出商业版图的核心资源,还有品牌、渠道、人力、财力等全方位投入,这一点对中小型企业来说或许难以复制。但在刘明胜看来,用心调研,找到牵动一个地方脱贫最关键的“点”,这是扶贫最基本的方法。

2016年2月28日王健林第二次来丹寨时,正值万达职业技术学院工程开工。按照王健林的设想,将来万达可以录取50%的毕业生进入集团就业,做到“一人入学,全家脱贫”。

站在学院工地上,同行的时任国家审计署审计长刘家义叮嘱王健林:“明年一定要开学啊。”王健林豪气地说:“这个你放心,万达说哪天就哪天。”

速度是万达的看家本领。只是这一次打的是扶贫攻坚战,万达如何化解运营丹寨小镇时各方的矛盾,真正实现人的改变,这更是一场柔性的战役。


®投资帮™ | 版权归原作者或出处所有,未注明或有侵犯权益的请联系更正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投资帮 » 花了16亿,首富造了一个小镇,结果……
㊣ 本文链接: http://www.tzb.com/info/201802/15179664995308.html